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就在这时,鬼佛教的赤焰副教主突然从一侧杀了出来,领着一众妖僧,向修士包抄而来。
  “哈哈哈!都给贫僧留下吧!”只见那赤焰和尚,手中擒着一串拳头大的佛珠,一舞动,便似有一团火光。
  无数火球从那佛珠喷帛而出,几个修士不留神之下,挡之不及,顿时被那火焰给烧了一身,连忙施法灭火。
  几个修士反应过来,立刻迎了上去,或是法术,或是灵刀灵剑,和这帮妖僧斗在了一起。
  秦明看着这些妖僧,一声冷哼,不再藏拙留手,一拍储物袋,十余颗草种飞出,随后法决一凝,那十余颗草种顿时化身为血色草人,朝一众妖僧猛攻而去。
  其中一个炼气中期的妖僧,面对秦明的攻势,夷然不惧,一挥手中僧棍,舞出一道凌厉的幽光,一棍轰在其中一个草人身上,却不料这草人刚一轰碎,紧接着又重新凝结聚集。
  “一柱通天!”
  秦明目光如炬,抓住这个机会,对准那被击碎的草人一指,顿时一根巨木从那草人身上长了出来,以奇快无比的速度,瞬间攻击那僧人的面门。
  “啊!”这妖僧措不及防下,顿时被秦明轰碎了头颅,足足六千斤力道的巨木,他的脑袋怎么可能挡得住。
  才刚一交手,就有一名炼气中期的僧人被秦明击杀,其余几个相近的僧人面色微微一变。
  众妖僧只好让出一个人物,朝着秦明杀来,正好是那法严。
  其余僧人的实力都是极强,几乎一个妖僧同时对抗着两个修士,炼气后期的妖僧也各自捉到一名炼气后期的修士对抗,剩于的后期妖僧同时和几个炼气中期的修士对抗。
  法严亲眼看到那僧人的死法,知道不能重蹈覆辙,于是提前给自己上好了一层护身法术。
  他手中的长棍,好似披上了一层银霜,明明是钝器,却舞出了一股铰杀之势,几个草人,瞬息被斩成碎片。
  秦明一掐法决,欲将草人恢复,却发现草人无法复原。
  眉头微皱,知道这是金克木专属的克制法术,截木之力,如果没有修行截木之力,一般的金系修士,秦明根本不惧。
  只好放弃草人,秦明双手一展,八道火莲腾空而出,布置出一个诡异的阵法之态,朝着那法严雄雄燃烧而去。
  除了使用阵旗布法以外,还可通过法术布置阵势,利用阵势将法术之威再提升几成。
  秦明精研法阵之术,最擅此道。
  “炎阳离火阵!”秦明双手摆出一个奇妙的法决,只见八朵火莲,交错替开,迅速向法严逼近。
  法严一声冷哼,火克金?他这一身金系功夫,可不是随便什么火法就能克制得了的!
  只见他一拧棍头,迅速划出一个圆,随后狠狠向前一戳,居然化为了一条银色苍蛟,足足有两丈大小,令人吃惊。
  秦明看也不看飞出去的火莲,任由它们向前杀去,再一拍储物袋,八杆阵旗鱼贯而出。
  之前的炎阳子午阵,再次施展,一个呼吸的功夫立刻成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