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去去去,你懂个啥。这位师弟,我叫张自忠,你要是不介意,叫我一声老张就行,嘿嘿。”
  “那老张,听说你有丹鼎?”秦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丹鼎?难道师弟就是为了这丹鼎而来?”张自忠皱了皱眉头。
  “嗯,我想学炼丹术,所以需要一个丹鼎。”
  张自忠听完,也不作答,只是兀自的拄在原地,表情变幻莫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人家问你话呢,你这老家伙,在想啥呢?”梁圭看他这纠结的样子,不由有些急。
  是他把秦明引过来的,就是希望能够给秦明办成事,看到老张这忽冷忽热的态度,让他有些恼火。
  “别吵,让我想想。”老张却是不买他的账,说话间也不太客气。
  他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最近已经炼废了八十多炉丹药,连一炉都没成功过。
  这还仅仅只是一阶丹药而已,他可是把他这几年攒下来的积蓄都砸了进去。
  也许再炼几炉就成功了呢?张自忠内心极其纠结,连续的失败已经将他的耐心消磨干净,但心底又始终存着一丝奢望。
  终于,他一咬牙说道:“这丹鼎不是不可以卖予你,但是且等我再炼一炉!如果失败了,这丹鼎就以八十块灵石的价格卖给你!”
  “行!成交!”秦明果断拍板。
  梁圭在旁边听了,不由冷嘲热讽道:“得了吧,老张,就你那炼丹天斌咱们又不是不知道,你都快炼废一百炉了,再炼下去也只是白费灵石,不如省了那么多事,直接卖了算了,省得又浪费。”
  张自忠对他翻了一个白眼,连争辩都懒得说,径直走回了自己的屋内。
  只见屋中摆着一口半个成年人高的大鼎,由下品灵矿灵铜砂炼成,属于下品灵器范畴。
  由于丹鼎属于奇门类灵器,并不用于作战,所以平时在市面上很难见到,即便只是下品丹鼎,也并不便宜。
  八十块灵石,足以购买两柄下品灵器了。
  只见张自忠盘膝坐下,从旁边拉了一筐下品灵木,用控物术将灵术塞入丹鼎底部,紧接着按照顺序依次将灵药材投入丹鼎,然后开始点火。
  这只是炼丹的最次手法,秦明看了这老张的炼丹术,大摇其头。
  都炼废了快一百炉,还是没有掌握炼丹的技巧,这老张果真是天斌不足。
  不用看,只过了片刻,只听鼎内一声闷响,嘭的一声,冒出一股黑烟,直呛的屋子里面的人不停的咳嗽。
  张自忠一脸死灰,不信邪的把鼎盖揭开,只见里面一坨黑色的废药残渣,又炼废了。
  “怎么样,我说的吧,你刚才还不如不炼了,白费了这么多的药材。”梁圭捂着鼻子,看着那些被炼废的灵药,都替这老张感到心痛。
  老张在门派内已经五十有余,再过几年到六十岁,如果还没有到炼气九层,就要被谴散出门派,作为门派外放弟子,为门派开枝散叶,不可能再在门派里留下。
  老张修炼天斌有限,又不舍得离开门派,所以不停用自己的积蓄炼丹,就是想成为炼丹匠,这样有一技之长,也有能在门派留下的理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