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大舅,你的脸咋地了?丢哪了?”
  
  举钵罗汉是罗汉金身啊,即使转世投胎,那也是带着外挂来的人世间。
  
  竟然把罗汉金身给敲瘪了,对方得是什么样的狠人啊?
  
  举钵罗汉懊恼的摸向了自己的脸,这次确实丢脸丢到家了。
  
  这样的伤痕,除非回炉深造,否则绝对是治不好的。
  
  “哎,一时大意,与共工氏碰了一下头,没想到他...
  
  哎,啥也别说了,你的腿咋还没了呢?”
  
  晕,还有心思关心别人的腿呢?
  
  穆恩像是看傻子一样,看向了举钵罗汉。
  
  这么多年,他吃喇嘛肉,把脑子吃坏了吧?
  
  人家共工氏,连不周山都能撞倒,你竟然去丈量他脑袋的硬度?
  
  这不是作死吗?
  
  到底对罗汉金身是有多自信,才能做出这样的白痴行为啊?
  
  “大舅,那现在咋...”
  
  “兄弟,你跑啥啊?
  
  刚才话还没说完呢。
  
  你脑袋没事吧?
  
  我真不是故意的,碰巧撞上了。
  
  好不容易来个能人,你加把劲,把我这些族人送走吧。”
  
  声音由远及近,还有木头与地面的摩擦声。
  
  举钵罗汉听到这个声音,毫不迟疑,一把掏出了穆恩的传送符,一道白光,带着穆恩就跑了。
  
  蔡根听在耳里,看在眼里,这举钵罗汉就这么跑了?
  
  还带着穆恩一起跑了?
  
  啥也不是,没有那能耐,来这丢脸干啥?
  
  再说也没给自己机会啊。
  
  看样毛毛的事情,又得往后拖一拖了。
  
  “卧槽,咋还跑了呢?
  
  这咋话说的,真愁人。
  
  特么的,把这个空间禁锢好了。
  
  都怪我的拖延症,都怪我的...
  
  恩?还有个外来的?”
  
  随着声音的临近,一条船划到了蔡根的身前。
  
  看着像船,行进的方式也像船,实际上却是一个高大的红色棺材。
  
  一个少年郎,坐在棺材里,双手伸出来撑着地,把棺材当成船一样划,这个画面有点诡异。
  
  蔡根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个残疾人吧?
  
  轮椅竞速赛选手?
  
  一般健全的人,不会有这样的选择吧?
  
  为什么要带着棺材划着走呢?
  
  走出来不行吗?
  
  紧接着第二个反应,就像是一道炸雷,直轰蔡根的心头。
  
  棺材。
  
  终于见到棺材了。
  
  事情终于进入了正常的流程,谢天谢地啊。
  
  而且,还是棺材自己主动划过来的,实在太贴心了。
  
  由于是正主,蔡根仔细打量起棺材里的少年。
  
  说是少年,也只是长得年轻,看这棺材的尺寸,这下伙子坐着都能把手臂伸出棺材外,没有四五米高,怕是不止。
  
  浓眉大眼,满头的红发,皮肤白皙,没有一点死气。
  
  如果不看那火红的头发,这长相就跟一个瓷娃娃一样。
  
  只是,说出的话,有点粗俗,与孩子啥的没有一点关系。
  
  蔡根刚想自爆身份,感觉到身边一暗,有很多庞大的身影围了上来。
  
  看样是举钵罗汉逃跑,这些祖魂挣脱了束缚。
  
  共九妹最先游了过来,那水蛇腰摆的,让蔡根看得一阵眩晕。
  
  “共康惠,你个废物,那个秃驴让你给放走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