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对于张耗子耍光棍,谢不安没有生气,好像眼前的状况,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任性,顽皮,不知道好赖不是?”
  
  心里明明知道不对,但是张耗子真的舍不得啊。
  
  只能嘴硬的同时,不断的说服自己,给自己找各种违心的理由。
  
  “人世间那么大,咋就不能多我一个呢?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你知道我熬了多少年吗?
  
  总算是见到亮了,你跟我说这个,太残忍了。”
  
  谢不安好像真的放过了张耗子,直接换了个话题。
  
  “恩,成,大道理我就不给你讲了,你心里都明白。
  
  咱们就说眼前,蔡根在太清沟下面,遇到一劫。
  
  你是不是该去还个人情啊?
  
  就算不提神仙的事情,作为凡人来说。
  
  你欠了人情,还人情,无可厚非吧?”
  
  谢不安突然这么讲道理,张耗子非常意外。
  
  看样接下来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完全信服,实心实意,就不会合他的心意吗?
  
  那么谢不安在图谋什么呢?
  
  “蔡老板的人情我已经还了啊,上次成神以后,就还了。
  
  已经清账了,我不欠他的了。
  
  至于他有一劫,那也算是命数。
  
  觉醒苦神,成长期,肯定会有各种磨难。
  
  一帆风顺才不正常吧?”
  
  谢不安的脸色,逐渐有点冰冷,不过张耗子的反应,仍旧没有超乎他的意料之外。
  
  “恩,你小子,拎的挺清楚啊。
  
  看样在上边的时候,磨成老油条了。
  
  要是这样掰扯的话,你解释一下。
  
  你跑路的车费,谁给你的?
  
  这个咋算?”
  
  晕,张耗子把这个茬给忘了。
  
  刚想说这是蔡根硬塞给自己的,自己没主动要。
  
  更想说,这是借的,以后还不就完事了吗?
  
  可是,这两句话都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把张耗子的脸都憋红了,都没有说出来。
  
  “一万块钱,也不算很多。
  
  蔡根送一盒饭能净赚四五块钱吧。
  
  送两千盒饭,就能赚一万,不要太轻松呀。”
  
  张耗子不认为谢不安说的是假话,而且,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赚钱有多不容易。
  
  自己当一晚上米奇,无论寒暑,才能赚五十元。
  
  那些因为钱,时时煎熬的日子,张耗子深有体会。
  
  没想到,蔡根竟然这么惨。
  
  那么,他都这么惨了,竟然还塞给自己一万块钱。
  
  自己和蔡根都明白,以后还钱,更多的是一个说辞。
  
  自己带着老婆跑了以后,很大概率是不会再回来的。
  
  张耗子这一刻,感觉到了良心的存在,因为良心在疼。
  
  强忍着那好似不存在的疼痛,张耗子看了看车外的思辰,一咬牙。
  
  “我真不想掺和。”
  
  谢不安觉得,该说的也说的差不多了。
  
  无论张耗子如何选择,都是天注定好的。
  
  “行了,滚吧。
  
  去不去的,还不还的,你自己寻思。
  
  你老婆孩子以后就在瑞雪寺,我保。
  
  出了瑞雪寺,我不保。”
  
  张耗子心里咯噔一下,没有再说话,顺从的下了车。
  
  看着远处的瑞雪寺三个字,心里翻江倒海。
  
  出租车没有再停留,开走了。
  
  最后,那仅存的红色尾灯,也消失在黑暗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