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面对一地的牛仔骨,蔡根不自觉的开始脑抽了。
  
  也不知道是斩骨刀改变了屠刀,还是屠刀装斩骨刀上瘾了。
  
  这小片切的,除了第一刀剁了穆恩的脚,往下的每一次翻身,都是一片牛仔骨,薄厚均匀,尽显斩骨刀的刀法。
  
  这样也好,要是一刀剁下来,穆恩也许还能接上啥的。
  
  现在,摆了一地,想接上应该非常难,更容易让穆恩死心吧。
  
  那么这条腿完事了,是不是应该换下一条呢?
  
  别看屠刀在蔡根手里握着,其实他的选择权也不算太多。
  
  屠刀的攻击目标,受三方面的意志所影响,蔡根满打满算只能占三分之一。
  
  米奇的理解能力,还有屠刀的小脾气,他们才占了大头。
  
  穆恩看到屠刀再次举起的时候,终于从断腿的巨大悲伤中缓过神了。
  
  “蔡根,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断我一腿,还不满意吗?”
  
  看着穆恩摆着金鸡独立的姿势,蔡根心情很是舒畅。
  
  这就是复仇的快感吗?
  
  以前很少有这样的感觉,确实很舒坦。
  
  自己以前不认为折磨仇人,会让自己有什么满足,自己又不是变态。
  
  比如赵大牛,比如林沃,都没有机会折磨,就完事了。
  
  而且消灭了仇人以后,还感觉心里有点空牢牢的,有那么点不尽兴,还有那么点小失望。
  
  可是,经历刚才一刀一刀的过程以后,蔡根才明白,以往那样痛快,不应该是报仇正确的打开方式。
  
  既然能称得上仇人,肯定是给自己带来了很多麻烦,或者很多痛苦。
  
  这些情绪在心里不断的滋长,不断的发酵,怎么可能因为仇人痛快的死了,完全抒发出去呢?
  
  初步尝到了报仇的甜头,蔡根一度想好好折磨一下穆恩。
  
  但是,那些影视剧,小说中血粼粼的例子表明,只要磨磨唧唧,肯定会有意外发生,最后的结果绝对不是你想要的,除了拍大腿后悔,没有别的办法。
  
  于是,蔡根这次尽力控制着屠刀,向着穆恩的脑袋划拉,想赶快解决问题,迟则生变。
  
  穆恩此时脑子转的飞快,只剩下一条腿了,不可能再去挡屠刀。
  
  总不能把命扔在这里吧?
  
  无论是为了举钵罗汉,还是为了诸天会,都不值得。
  
  “大舅,我顶不住了,你要是不回来,我就先...”
  
  穆恩象征性的提了个醒,就想摸出传送符,来个一走了之。
  
  据说现在假肢都是定制的,也不知道周期长不长?
  
  “当!”
  
  穆恩的话还没说完,举钵罗汉的方向,发出了巨大的碰撞声。
  
  紧接着整个空间都是一震,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冲击波,犹如排山倒海一般,从举钵罗汉的方向传了过来。
  
  穆恩一看,这是出了变故,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依靠钵盂的力量,虽然是金鸡独立,也是巍巍不动。
  
  蔡根被米奇们抱着,就没有那么大的抵抗力了。
  
  这阵冲击波过来以后,直接把蔡根吹飞了,还好米奇们很给力,在空中就接住了蔡根,稳稳的落在了啸天猫的身边。
  
  “小天,什么情况?”
  
  “举钵罗汉可能跟共工氏交手了,冲击波只是余威。”
  
  余威就这么大吗?
  
  那现场得啥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