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蔡根没有眼花,白衣服的女人就在自己身后,白色的衣裙仙气十足,还随着寒风轻轻飘动。
  没有办法,没有回头,打开玻璃门走进饭店,直奔吧台之后,站在财神旁边,转身看向门口。
  白衣女子像是要穿过玻璃门,也没有推门,就那么直接往玻璃门上撞,
  “噹”的一声响,白衣女子的头撞在了玻璃门上,
  玻璃门很结实,没有撞碎,
  蔡根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不反手锁门?为什么?吓傻了吗?
  白衣女子看穿门失败了,也很疑惑,不过一点不倔强,没有再试,用手推开门,走了进来,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蔡根假装没看见,没听见,拿出烟,尽量控制颤抖的手,点上,深吸了一口烟,看向门口的方向,实际上,目光一直在注意白衣女子。
  她进了屋里,抬起头,头发向后,把脸露了出来。
  想象中的一脸血长舌头没有出现,是一张干净的煞白的小瓜子脸,大眼睛,很漂亮。
  蔡根心里稍微舒缓了一下,从卖相来看,不吓人,应该不是横死厉鬼吧?
  女子先回头看了看玻璃门,好像在疑惑自己为什么没有穿进来,没看出什么来,就开始打量屋里,
  小店装修很复古,暗色调。
  房顶是6个铁艺大灯罩发展黄色的暖光,墙上是仿白桦林的壁纸与原生态红砖壁纸相搭配。
  一面墙有藤条灯笼装饰,一面是满墙的相框,一面墙是两个大实木书架,上面有很多杂志和桌游。
  墙边分布的是八张碳化木的四人餐桌,窗户前是3盆绿植,都长得非常茂盛。
  整体看下来,很幽静,很有品味。
  白衣女子找了一张靠门口的餐桌坐了下来,开始盯着蔡根看,意思很明显,我知道你能看见我,你不用装了。
  一看这架势,蔡根猛吸了一口烟,装也没意义了,对方都摊牌了,而且长得也不吓人。
  屋里温度很高,自己满身是汗,脱掉羽绒服,先开口了,颤抖的说,
  “小姐,不,姑娘,有事吗?”
  白衣女子一点也不意外,接话道,
  “有点小事。”
  蔡根一听,可以正常沟通,这算是今天唯一的好消息了,像表忠心一样赶紧说,
  “有事您说话,需要烧纸的话,门口超市还没关,我可以去买。”
  白衣女子好像听到了什么,突然开始急躁起来,
  “我不要烧纸,我要你命。”
  蔡根僵硬的转头看向吧台上的文武财神,两位大神,人家都打上门来了,你们不应该有所表示吗?
  不过一尊威严,一尊慈祥,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
  今天这位比昨天卖豆包的老头要直接很多,办事也算爽快人,不墨迹,
  蔡根渴求墨迹,为什么不多墨迹一些,继续没话找话,
  “姑娘怎么称呼,给个理由行吗?”
  白衣女子显然又听到了什么,表情也开始怨毒了,
  “我叫萧萧,我也不清楚,行了,你死吧。”
  话音刚落,一道白影,向蔡根冲来,速度很快,一往无前,好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她来到蔡根身边,杀死蔡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