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蔡根上大学以前,家不在城里,自从上大学到工作,再到回老家开店,在外面待了13年,对于这个小城市真的不熟悉,
  即使开了5年饭店,圈子也仅限同学亲戚,对外交往不多,日常交际可以说几乎没有,所以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那个西出口的红浪漫宾馆,你知道吗?”
  苍蝇都快走到门口了,一听红浪漫宾馆的名字。
  不知道是红浪漫,还是宾馆,吸引了他,瞬间转身坐了回来,非常上心的问
  “你去了吗?那好吗?听说里面带红床?”
  他这么激动干什么?什么红床?好像有点想歪了吧?我一个送餐的怎么知道里面的床红不红?
  “啊,那里出过什么邪乎事吗?”
  苍蝇估计还没有从刚才的思路上回转正常,意味深长的说,
  “那里老邪乎了,天天出事。”
  蔡根有点后悔问他了,这个表情,看着真的很烦,
  “没事了,滚吧。”
  看见蔡根有点情绪不好,苍蝇恢复了正常,
  “你说的邪乎事,是不干净,闹鬼吗?”
  “对,就是这个意思。”
  见自己说对了,苍蝇又从桌上烟盒里拿出一根烟,丝毫不介意是假烟,随手点上,
  “近几年有没有邪乎事,我不知道,不过那个是老楼翻新的,以前出过事。”
  老楼翻新?以前出过事?蔡根听的很仔细,也拿出一根烟,点上,
  这假烟真的是很假,苍蝇还能一颗接一颗的抽,真是佩服起苍蝇不占便宜算吃亏的性格,自叹不如,几辈子也追不上。
  盯着苍蝇的小眼睛,等待下文。
  苍蝇真的丝毫不在意,烟假不假,只要不是自己花钱买的,都是好烟,
  “那时候咱们还小,93年还是94年来着,咱们这边刚时兴跳舞,跳什么快四慢四,城里就开了一家歌舞厅,叫什么不记得了,就是红浪漫宾馆那个楼,现在看不大,当时算是唯一的夜场了,每天都满员。”
  蔡根有点着急,催促道,
  “你能不能说重点?”
  苍蝇抽了口烟,吧嗒吧嗒嘴,看着蔡根说,
  “老根,早上豆腐脑卤子放多了,好像被齁着了,整点茶水呗。”
  卤子放多了?因为不要钱吧?蔡根又一想,吃豆腐脑了,肯定也吃油条了,
  “你吃早饭了,还到这蹭?还吃那么多?”
  “我不寻思你自己也吃不了嘛,我这多吃点,中午不是省着吃了,赶紧整点茶水。”
  恩,你不发财,天打雷劈啊。
  蔡根把碗筷收拾到厨房,泡了杯茶,正宗的西湖龙井,因为是在网上买的高碎,水也不是很开,茶叶末子都在上面飘着,
  端回来茶水,往苍蝇面前一放,示意赶紧说,
  苍蝇一看茶水,也不在意,小心的吹了半天,喝了一大口,
  “茶是碎了点,不过味道还行,老根,以后你泡茶加点玛卡,我老婆做微商呢,都是真货。”
  苍蝇老婆是医院的大夫,收入在这个小城市来说,已经不菲了,还要做微商?
  对了,患者的群体是肥羊啊,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也真是服了。
  “先给我拿点,我试喝一下。”
  蔡根的话头不对,苍蝇赶紧转移话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