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蔡根一手拿着外卖包,一手抓着楼梯扶手,
  按照记忆,在黑暗中往下走,
  他不敢咳嗽,害怕看到那恐怖的黑影,
  世界上的事情,越怕什么,来什么。
  凌晨四点多了,正好是走肺经的时候,今天晚上还抽了很多烟,
  咳嗽就像打嗝放屁一样,变成了抑制不住的本能,
  蔡根才下了一层楼梯,就开始不停的咳嗽起来,
  越想抑制咳嗽发出来的声音,嗓子眼越是痒,
  眼泪都憋出来了,也没抑制住,
  索性就咳个痛快,声控灯又亮了起来,
  蔡根从泪眼中看到,身边没有一个黑影,
  身边是一群黑影,焦黑焦黑的影子,都在跟着他一起匆匆下楼,
  由于下楼的速度都比蔡根快,都自动避开了他的身形,没有一个沾到蔡根的身体,
  蔡根成了人流的礁石,遇到他,黑影像水流一样,自动分开,
  他们看得见自己?他们能够感知自己?
  这个答案是肯定的,这比从自己身体里穿过还要恐怖。
  没有停下脚步,就像没有停下的咳嗽,
  蔡根有点麻木了,机械的走着,随着人流走着,
  下了多少层,蔡根也记不得了,就是那样走着,跟随着人流,
  双腿已经酸痛,每走一步肌肉都是僵硬,不过还是继续下着楼梯,
  无休止的走着,往下,再往下,就像要走到地底深处。
  “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
  电话的铃声,打断了这无休止的走动,身边的黑影不见了。
  “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
  铃声响到第三遍的时候,
  蔡根猛然惊醒,伸手掏出手机,是老婆,天啊,是老婆,
  赶紧接通,对面传来老婆睡迷糊的声音,
  “老根,你咋了?给我发微信,我起来上厕所才看见,你啥意思?
  你是不是又喝多了?都说让你别喝那么多,你就是不听,自己在店里,没人管你了是吧?”
  听着老婆越说越精神,有点要清醒的架势,蔡根也不好解释,赶紧说,
  “老婆,没事,你继续睡吧,我骑电瓶车呢,外面冷,冻手。”
  老婆一听,在骑电瓶车,就是在送餐,那就不是喝多了,于是又恢复了迷糊,懒洋洋说了句
  “没事就好,你注意安全。我继续睡了。”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蔡根收起电话,一抬头,借着惨绿的灯光,看见一个血红的7字,
  走了这么久,才到7楼吗?
  但是这双腿的酸痛,僵硬的肌肉,提醒练过长跑的蔡根,最少要跑2公里才会有这种感觉,
  结果自己才下了一层楼?
  好像刚才已经咳嗽爽了,不想再咳嗽了,摸着黑往下走,借助安全出口惨绿的光线,一直往下走,
  那个绿光怎么会动?
  像是两个绿色的小灯泡,跟自己隔着半段楼梯,
  自己下一层,那两个绿灯泡下一层,
  自己站住不动,那两个绿色的小点也不动,
  蔡根又不敢动了,盯着那对小灯泡,好奇心战胜了恐惧,
  忍不住咳嗽一声,想借助声控灯,看看那是什么?
  灯亮了,那对小灯泡的主人,显现了身形,是一只大耗子,不过尾巴有点像松鼠,眼睛有点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