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山林间,群鸟惊飞。
  
  有大队的人马乱糟糟的涌入山林间,血腥之气弥漫,其中夹杂着痛苦的嘶喊声,哭泣声,恐惧声,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便是形成了一副格外惨烈的画面。
  
  鬓角斑白的萧天罗胸前沾染着血迹,他望着四周这幅狼狈惨烈的一幕,浑身都是在发抖,那眼中满是悔恨以及愤怒。
  
  他从未想到过,自己辛苦多年铸就的圣迹城,竟然会有朝一日毁在他的手中...
  
  “老严,天玄怎么样了?有赶上来吗?!”萧天罗看向一名心腹,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城主...”
  
  那被称为老严的心腹面色黯然,咬牙道:“少城主他率众断后,虽然他如今已是天阳境初期的高手,可那圣宫人马中,可是有着四位天阳境后期...”
  
  “不会的,我儿子不会有事的!”萧天罗眼睛一下子就通红了起来,转身就要冲出去。
  
  他的儿子萧天玄自从当年那场圣迹之地后,便是进入到了苍玄宗,而这些年来萧天玄也是在努力的修炼,最终凭借着其天赋超越了他这个父亲,一跃踏入天阳境,晋升为苍玄宗长老。
  
  萧天玄可谓是他的骄傲。
  
  这些年来,他跟那些老友吹嘘的时候,这儿子就是他的本钱。
  
  然而他怎么都没想到,一切都变得这么快,他前些年在圣迹之地中,偶然得到了一枚奇异碎片,那个时候有关苍玄圣印碎片的事情早已传遍了整个苍玄天,所以萧天罗也是将其认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隐藏下来。
  
  他知道这或许会是一场机缘,他这个年纪对机缘没什么兴趣,但是他想要留给萧天玄,这说不定有机会让这个儿子更进一步。
  
  但最终机缘没来,却是引来了毁灭。
  
  那打着圣宫名头的人马来到了圣迹城,限期要他交出碎片,萧天罗自然是不愿,然后偷偷发信将身在苍玄宗的萧天玄叫了回来,毕竟在他看来,苍玄宗乃是六圣宗之一,就算是圣宫也该给一些面子。
  
  但他没想到的是,就在萧天玄刚到圣迹城时,那支圣宫的人马就直接对圣迹城发动了血洗进攻,而在他们展现的恐怖实力下,圣迹城的守军如草芥般的被屠杀。
  
  最终惊恐的他只能带着城中一些老幼逃城而出,而萧天玄为了给他们争取到更多的时间,率领着圣迹城的精锐断后阻拦。
  
  可任谁都知道,那种结果会是什么...
  
  “城主,您不能去啊!你去了也只是白白送死啊!”周围的护卫见状,急忙将萧天罗拉住。
  
  “不能辜负了少城主用命换来的机会啊!”
  
  “......”
  
  在周围众人的劝阻下,萧天罗老泪纵横,此时的他悔恨无比,若是早知如此,他就不该贪那圣印碎片,不然也不会让得自己儿子陷入绝境。
  
  此时的他,可谓是万念俱灰。
  
  “走吧,我会将你们带到安全的地方。”萧天罗挣脱了众人,声音嘶哑的道。
  
  众人都是沉默下来,他们从萧天罗的声音中,听出了死志。
  
  不过此时的萧天罗已经没有心思再理会这些,他拖着沉重疲惫的身躯就欲带人前行,不过也就是在此时,一道宛如恶魔般的笑声,自这山林间响起。
  
  “真以为一个天阳境初期能够拦得住多少的时间吗?一群乡巴佬。”
  
  逃难的大部队中顿时有恐慌爆发,所有人都是惊恐万分的抬起头,然后他们便是见到,一道道身披圣白长袍的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半空中,面露讥讽,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们。
  
  领首的那名中年男子,散发着滔天源气波动,赫然是一位踏入天阳境后期的强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